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百位歐美癌症學者與台灣元龍生技聯合呼籲,

正視癌藥價格昂貴現況,改善貧弱罹癌權益


現在任何一種新的癌症藥物,藥價往往都是天價,因為價格昂貴,往往需要政府啟動藥價貼補來提供需要的患者使用,比方說以澳洲為例,用於治療黑色素瘤(melanoma),美國默克藥廠(Merck,在台灣為MSD默沙東藥廠)的KEYTRUDA® (pembrolizumab)癌症免疫療法PD-1抑制劑,每名每年患者消耗補貼金額是15萬美元,幾乎是澳洲全國每人平均年收入的兩倍。

由於抗癌藥物市場的獨有特點,再加上希望、恐懼和絕望,這三個要素,創造出每位罹癌者必須經歷的「完美風暴」,就是面對不斷被哄抬價格的抗癌藥物治療費用。百名美國癌症專科醫師聯名抨擊癌症新型藥物價格過高,多數患者難負擔。帶頭抨擊的德州安德森癌症中心醫師肯塔嘉瑞安表示,宣稱能救命的新型標靶藥物售價由藥廠根據利潤計算來決定,患者負擔沉重。

任何產品一旦市場擴大,平均成本降低,一定是越來越便宜甚至削價競爭,尤其像3C電子產品或家電產品,但是這並不適用在抗癌藥物上,抗癌藥物甚至可以經過十年上漲三倍的情況,並持續上漲中,台灣的健保體制正是被這些不斷上漲的抗癌藥物所蠶食,台灣的罹癌病患的生活品質也正是被這些不斷上漲的抗癌藥物所侵害;即便在美國的平均家庭總收入大約是52000美元每年,但是罹癌患者每年實際的抗癌支出將高達3萬美元,這意味著大多數美國癌症患者每年賺取的收入一半以上都花在癌症的藥物,更遑論台灣的罹癌患者。

考慮罹癌者往往在社會中的階級都不高的情況下,一方面抗癌藥物不應該無限被哄抬,剝奪弱勢的癌症罹患者,一方面研發並生產屬於自己國家的抗癌藥物也是國安等級的生技重要議題;比如韓國用於治療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藥物,其藥價費用就比美國的價格低於20%,正因為這藥物是屬於韓國自行研發的藥物,換言之如果每個國家都能研發出自己國家對於癌症治療的藥物,該國家的藥價自然可以比採用進口的抗癌藥物便宜,這也正是元龍生技全力聚焦在抗癌新藥研發上的理由,尤其在台灣貧富差距過大的地區。

 生活在貧窮線的族群,比生活在富裕線的族群容易忽視九大常見癌症症狀和病徵。一般認為正是因為高昂的抗癌藥物價格負擔,使得生活在貧困地區或低教育水平的民眾,會因為尷尬、恐懼、交通困難、醫療資源缺乏而延誤病情。元龍生技國際公司董事長蘇貽稜提醒,如果有下列任何持久和難以解釋的身體變化一定要求醫,千萬不要忽略,如腸或膀胱的習慣,不明原因的出血,不明原因的體重減輕了不明原因的腫塊或腫大,變化有痣的出現,改變,持續不明原因的疼痛,持續性吞嚥困難,疼痛的不癒合,或持續咳嗽或聲音嘶啞。雖然未必是罹癌,但也可以避免現象持續,讓罹癌的機率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