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如何面對本世紀最可怕的流行病-失智症

在美國每67秒就有一個人罹患阿茲海默症(AD),也就是一般人俗稱的失智症或稱老人癡呆症。失智症造成患者智力和社交逐步退化,進而完全失去,直到死亡。可以預期的是在本世紀中,失智症會因為戰後嬰兒潮的高出生率導致罹患人口爆炸性成長。截至2015年有530萬美國人罹患失智症,失智症也是美國十大死因的第六名;在英國則有85萬人罹患失智症。

目前並沒有任何藥物可以保證能夠治癒失智症,但是在預測失智症的技術上卻是很有進步;現在透過PET正子造影(正電子放射斷層攝影) 可以測量乙型類澱粉蛋白斑塊的堆積(β-amyloid plaques)和胞內神經纖維的糾結(neurofibrillary tangles),讓早期診斷阿茲海默氏症露出曙光。PiB-PET可以針對乙型類澱粉蛋白進行專一性的偵測,因而可以利用影像對於乙型類澱粉蛋白的沉積程度進行定量。但是正子造影費用很高,再則也不是最有效的方法。

倫敦國王學院醫學研究所研究發現,如果血液中的MAPKAPK5蛋白質含量低於標準值,那麼十年內就有很大的可能性罹患失智症。在台灣則有台師大與台大合組的失智症檢測研究團隊,成功運用「磁減量免疫檢測技術」進行失智症的檢測。以上都是目前在檢測失智症方面最新的成果,可望將檢測失智症的費用大幅降低。

如果夫妻有一半罹患失智症,另一半往往得失去職業甚至事業,以便照顧罹患失智症的另一半,對於家有失智症的家庭來說,所影響的不只是在經濟上而已。因此失智症的家庭,如果是在同一個社區裡,應該透過一些活動、方法或場所,讓大家彼此可以互相照顧,互相扶助。面對失智症患症我們可能需要全天候陪伴、關愛和很大的耐心。因為失智症是很容易出現沮喪,憤怒與偏見的;我們所處的社區是否對迎接更多的失智症患者或家庭準備好相應的對策與方法;而我們的健保醫療系統、醫療院所與醫技人員是否有能力承受為數眾多的失智症患者,雖然我們已通過長照法,但相關的配套與因應才是剛要開始。

比方說,透過社區舉辦橋牌比賽就是一個不錯的活動,在美國有人針對社區中可能罹患失智症的中高齡朋友或高危險群舉辦橋牌活動,也可以募集贊助經費以作為未來預防失智症的活動計劃支出;之前台灣曾有團體舉辦「不老騎士」的環島機車旅遊活動,在美國也有這樣的車友團體,由失智症患者與家屬共同組成的,他們可以透過駕車出遊的方法,讓失智症患者不惡化不發病。

元龍生技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蘇貽稜,關心台灣失智症患者,呼籲大家要對社區內的失智症患者與家庭給予愛心上的支持,千萬不要抱以異樣眼光看待失智症的罹患者,最好能在社區內甚至營業場所提供失智症友善標誌或失智家庭友善專區,最好有關失智症的檢測能夠直接進入社區內,我們也應該在社區內提供更多失智症方面的照護與飲食知識,才能讓失智症預防深耕到每一個鄉鎮社區內的每一戶。